目前分類:感人故事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忘本及忘本的真實個案  

紀曉嵐的家訓

清代名臣紀曉嵐曾說過這樣一件事。他的父親紀容舒先生(姚安公)性情方正,平時很少與閒雜人等交往。然而,有一天,卻有一位衣衫襤褸的人坐在堂上,紀容舒卻恭敬的陪著他喝茶說話。一會兒,他又把紀曉嵐兄弟幾人喚上堂來,與此人見禮,還對他的幾個兒子們說:這位先生就是宋曼珠先生的四世孫。我們紀、宋兩家失去聯繫已經很久了,今天才見了面。想當年,正遇上明朝末年的戰亂,那時候,你們的曾祖父當時年僅十一歲。在那兵荒馬亂的年月裡,多虧宋曼珠先生將他收留教養,才得生存下來。於是,紀容舒便留下這位宋曼珠先生的後裔在家中,並多方為他謀求生計。此後,紀容舒還經常以此事為例教誡紀曉嵐兄弟幾人說:「別人對我們有恩有義,我們理當盡心盡意去報答,且不必去談論因果如何,而事實上因果絲毫不會差錯。過去曾有個人受過別人的救命之恩。後來這人富貴了,眼看著恩人的後代衰敗零落,卻冷漠的如同素不相識的路人。不久,這位富貴人得了一場大病,他剛要舉杯服藥,恍惚間見有人遞給他手裡兩封信,信封且不曾封口,他抽出信函一看,竟是當年他危難時親筆寫給恩人的求救信。他又是驚恐、又是悔恨,當下把藥杯擲之於地,長歎一聲說:『我死的太晚了!』當天夜裡,他就斷氣了。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愛  

我們時常都抱怨自己遇到的都不是對的人,或者總是抱怨對方太多缺點,沒有很好的背景,甚至遇到一點困難,第一件事不是一起去面對,而是選擇切斷。這些所謂的「愛情」根本沒資格被稱為愛。大陸廣西隘洞?街上有這麼一個景象,一位老奶奶總是帶著丈夫出現在街上進行日常買賣。他們靠著一根「竹竿」牽手的畫面,讓無數人都被他們的愛情感動,甚至引起媒體的關注。

 

這對夫妻相守超過半個世紀,老婆在丈夫雙眼失明後,她並沒有離開他,反而做出了許多人都無法做到的「愛相隨」。

 

▼這對夫婦就是來自廣西的黃福能和韋桂義,他們居住在大石山的深處,靠耕種幾畝地和飼養雞鴨為生,一輩子清貧度日,但是他們卻甘之如飴。

1985年,丈夫黃福能患了眼疾,雙目漸漸失明。

韋桂義並沒有因此放棄他和人生,反而選擇當起丈夫的眼睛,用一根竹竿「牽著」他的手生活了近30年。一路上遇到的風景和故事,她都會一一告訴無法看見的丈夫,讓他感受無法用眼睛感受的世界。

他們行走過山間小路和街頭鬧市的畫面,成為了隘洞鎮街頭一道獨特又溫馨的風景。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洗手間裡的晚宴  

保姆住在主人家附近,一片破舊平房中的一間。她是單身母親,獨自帶一個四歲的男孩。

那天,主人要請很多客人吃飯。主人對保姆說:“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點兒,晚一些回家?”保姆說:“當然可以,不過我兒子見不到我,會害怕的。”主人說:“那您把他也帶過來吧……”保姆急匆匆地回家,拉了兒子就往主人家趕。保姆說:“帶你參加一個晚宴。”

保姆把兒子關進主人家的書房。她說:“你先待在這裡,晚宴還沒有開始,別出聲。”

不斷有客人光臨主人的書房。或許他們知道男孩是保姆的兒子,或許並不知道。他們親切地拍拍男孩的頭,然後翻看主人書架上的書。男孩安靜地坐在一旁,他在急切地等待著晚宴的開始。

保姆不想兒子破壞聚會的快樂氣氛,更不想年幼的兒子知道主人和保姆的區別、富有和貧窮的區別。後來,她把兒子叫出書房,並將他關進主人的洗手間。主人有兩個洗手間,一個主人用,一個客人用。她看看兒子,指指洗手間裡的馬桶:“這是單獨給你準備的房間,這是一個凳子。”然後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這是一張桌子。”她從懷裡掏出兩根香腸放進一個盤子裡。 “這是你的,”她說,“現在晚宴開始了。”

盤子是從主人家的廚房裡拿來的,香腸是她在回家的路上買的,她已經很久沒有給兒子買香腸了。

男孩從沒見過這麼豪華的房間,更沒有見過洗手間。他不認識抽水馬桶,不認識漂亮的大理石洗漱台。他聞著洗滌液和香皂的淡淡香氣,幸福極了。他坐在地上,將盤子放在馬桶蓋上。他盯著盤子裡的香腸,唱起歌來。

晚宴開始的時候,主人突然想起保姆的兒子。他去廚房問保姆,保姆說:“也許是跑出去玩了吧。”主人看保姆躲閃著目光,就在房子裡尋找。終於,他順著歌聲找到了洗手間裡的男孩。那時,男孩正將一塊香腸放進嘴裡。他愣住了,問:“你躲在這里幹什麼?”男孩說:“我是來這裡參加晚宴的,現在我正在吃晚餐。”他問:“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男孩說: “知道,這是單獨為我準備的房間。”他問:“是你媽媽這樣告訴你的吧?”男孩說:“是……其實不用媽媽說,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會為我準備最好的房間。”男孩指了指盤子裡的香腸:“我希望能有個人陪我吃這些東西。”

主人默默走回餐桌前,對客人說:“對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們共進晚餐了,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然後,他從餐桌上端走兩個盤子。他來到洗手間的門口,禮貌地敲門。得到男孩的允許後,他推開門,把兩個盤子放到馬桶蓋上。他說:“這麼好的房間,當然不能讓你一個人獨享……我們共進晚餐。”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年禮物  

阿玲在一戶生意人家做保姆。每天整理完房間,她就去街對面買菜。

經過一片低矮的出租屋時,她總會留意一下那個撿破爛的老人。老人有六十來歲,駝背,彎腰,手裡總拿著一個編織袋。他住的房子很小,巴掌大的窗戶,常年不見陽光。阿玲心地善良,每每見老人捧碗白水,拿個乾饅頭就著鹹菜吃,便忍不住心疼。於是,每天下樓,她都要拿些舊報紙、空的易拉罐、啤酒瓶賣給老人,還把主人家吃不了的剩菜剩飯帶給他。對於老人,那是珍饈美味。

老人很窮,小屋裡除了一張破席,一堆撿來的破爛,什麼都沒有。他孤身一人,對阿玲的回報就是滿臉謙卑的笑。偶爾,他撿來一條玻璃珠子的鍊子,會歡歡喜喜地送給阿玲,阿玲留下,卻從不戴。那是哄小孩子的東西,老人像她鄉下的父親一樣,把她當成孩子了。

過年了,做生意的那家人去海南旅行,留阿玲看家。他們付給阿玲雙倍的工資。

  老人捨不得路費,沒有回老家。他拎著那條破舊的編織袋頻繁地出現在各個小區,他的生意看上去還不錯,他不僅撿走門口的塑料製品、紙箱,還順便把扔在門邊的垃圾倒進垃圾箱。阿玲看著他在寒風中跛著腳走,花白的頭髮東倒西歪,她的鼻子有點兒酸。

阿玲織了兩條圍巾,用的是純毛毛線,織得很密。一條寄給父親,一條,她想送給老人。他也許沒有子女,可過年了,他也應該得到新年禮物。

初一的早晨,阿玲早早起床,煮了兩碗餃子。她悄悄走到老人的門口,把用塑料袋包裹的圍巾掛在門上,把用保溫桶裝的一碗餃子也放到門口。

  阿玲在爆竹聲中又睡了一覺。不知過了多久,她聽到敲門聲。阿玲奇怪,打開門,撿破爛的老人站在門口,臉像盛開的菊花。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月的聖誕節  

為甚麼加拿大一個小鎮竟在十月二十五號歡渡聖誕?因為想了卻七歲的腦癌小孩過聖誕的願望。

這就是愛的表現!希望大家有一個充滿愛和歡樂的聖誕!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好活下去的約定  f

兩位年輕患絕症者在醫院相遇上,大家同病相憐,互相鼓勵對方好好活下去。最後醫生放棄治療便各自回家渡過最後的日子。大家互相約定要鼓勵對方好好活下去。結果............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值得我們學習的耆老r f 

2015年,73歲的吳光仁老人祖籍是萬寧人,現居住在海口。年輕時在海南商業學校學習會計,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瓊海一食品站工作,後又調入海南省商業局從事會計相關工作。因身體原因,提前辦理病退。 1996年,時年54歲的吳光仁老人中風突患腦梗塞,一度生活不能自理,嘴巴歪了,手發抖拿不穩東西,走路不平衡,記憶力衰退,還面臨著隨時有老年癡呆的危險。 ”吳光仁開始琢磨著通過背誦圓周率來訓練自己的記憶力,很快,他發現自己的記憶力慢慢開始恢復。
2月6日晚,這位已經73歲的文昌老人,參加了《最強大腦》,挑戰背誦圓周率小數點後5000位,並且獲得成功晉級。他就是吳光仁。她的女兒說,其父親執意參加比賽不是為了爭奪名次,他想把自己的方法介紹給更多患有老年癡呆症的老年人,希望他們看到希望,像自己一樣不要放棄。
誦完國學經典後,老人開始挑戰圓周率,他運用了一種適合自己的獨特的記憶方式,這時,家人發現,他的記憶力已經好到能記得小時候的村子裡每家每戶住的是誰叫什麼名字。以此為基礎,運用了老家村子村名的姓名,地址以及所背誦的國學經典中的人名,以及身邊的日常設施,老人把圓周率的前5000位,4位一對應,寫了厚厚一本手稿,開始背誦。他用一個名字記四個數字,用750個人的名字,先用了他認識的村里人的名字,再用同學朋友的名字。先記住所有名字的順序,然後用名字按順序跟圓周率每四位數字連在一起編成故事,編故事時先把數字轉成諧音。比如2026對應的是山豬,山豬是他童年一個夥伴的外號。
在舞台上,吳光仁背誦的速度很慢,還一度失敗,評委們給了他第二次機會,因為他頑強記憶的神態讓評委們瞠目結舌,觀眾們自發起立鼓掌。科學判官Dr.魏客稱,“他自創的記憶法並不科學,如果有人指導,可以快速、省力很多。但正如高曉松所言,老先生的記憶方法是他70多年的人生經歷,他在背圓周率的同時,腦子裡回放的是自己一生的片段回憶。評審們也因為吳光仁難得的意見一致,最後,Dr.魏提出“不打分!直接晉級。 ”稱讚老人上演生命“逆生長”的奇蹟。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使人感動的愛  f

我做大學教授已經很多年了,我注意到大學男生屬於白面書生的已經非常少了,大多數男生都有很健康的膚色,可是比起在外面做工的工人來說,似乎我們的大學生仍然白得多了。

 
張炳漢是少數皮膚非常黑的那種大學生,難怪他的外號叫作「小黑」,我是他的導師,第一天導師生面談,他就解釋給我聽為何他如此之黑,他說他從高二開始就去工地做小工,再加上他是屏東鄉下長大的,所以皮膚黑得不得了。
他說他家不富有,學費和生活費都要靠哥哥,而他哥哥就是一位完全靠勞力賺錢的建築工人,他大一暑假就跟著他哥哥打工,賺了幾萬元。
 
有一天,一位屏東縣社會局的社工人員來找我,他告訴我一件令我大吃一驚的事,他說張炳漢現在的父母絕不可能是他的親生父母,因為他們血型都是O型,而張炳漢卻是A型,他們早就發現了這個個案,經過電腦資料庫不斷的搜尋,他們總算找到了他的親生父母。 

長話短說,我只在這裡說一個強有力的證據:他們發現張炳漢其實是走失的孩子,他現在的父母領養了他,而他被發現時穿的衣服也有很清楚的記錄,當時他只有二歲,十八年來,他的親生父母仍保留著當年尋人的廣告,也從未放棄過找他的意念,那個廣告上的衣服和小黑當年被找到的完全吻合,再加上其他的證據,他們已可百分之百地確定小黑可以回到親生父母懷抱了。 

社工人員問我小黑是一個什麼樣的孩子,我告訴他小黑性格非常爽朗,他建議我們就立刻告訴他這個消息。
小黑聽到了這個消息,當然感到十分地激動,可是,他告訴我,他早就知道他的父母不可能是他的親生父母,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窮人守護神  fv

 

「窮人守護神」的阿嬤莊朱玉女
被譽為「窮人守護神」,在高雄碼頭邊賣自助餐的阿嬤莊朱玉女2015年2月13日過世,享壽96歲.
莊朱玉女阿嬤16歲從澎湖嫁到高雄,民國30年丈夫被派去當對日抗戰的軍伕,她為了避難一度躲在台南,受到碼頭工人照顧,為了感恩46歲開始在公園路橋下辦免費自助餐;因支出太龐大改為像徵性收個3元,後來也只賣10元,一煮就是50年,因二度中風才歇業,前前後後賣掉7棟房子。
她有空就撿鐵塊賣錢補貼,或是撿木材當柴燒,自己推著娃娃車上市場買菜,所有事情都自己來,幾乎全年無休,「常看她累到推車途中都能打瞌睡。」 
賣菜的小販都知道阿婆做的是賠本生意,因此在價錢跟斤兩上都不計較,通常也是共襄盛舉,甚至有時候,也讓阿婆賒賒欠欠。他們說,跟阿婆一起做功德啦!
營業的地方雖簡陋,但她端出的菜色有魚有肉十分豐富,而且只要10元就能吃到飽;包括白飯一大碗,附贈免費的魚骨豆腐湯,十塊吃到飽!
每天都有魚、有肉、有青菜,從不漲價,十塊錢就可以解決一餐﹔許多遊民都聞風而來,還有人在近中午時來吃飯,早午餐一起解決,走時還打包當晚餐,就這樣一天都靠阿嬤的自助餐。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天堂的思念 f

天堂的思念!已逝父親來信:我好想你 但天堂不准我見你......

英國今年的父親節,對8歲的吉諾(Gino)顯得意義非凡,因他竟收到在他3歲半就不幸過世的父親從天堂捎來的回音,父親在信裡的說:「我好想見你,可惜天堂不允許我這麼做,所以我偷偷寄了這封信給你。」
據英國《鏡報》(The Mirror)報導,吉諾的父親達洛(Daryl)在2010年1月去世,年僅24歲。多年以後,即使對父親的記憶多半已隨時間泛黃了,吉諾依然記得每年的父親節,今年他在父親墳上獻上一張寫著「爸爸,你最棒了!」的卡片,未料在墳旁石塊上收到一封收件人指名自己的信。
原來這是一封來自天堂的信,吉諾將信件緩緩開啟,將內容大聲唸出。父親在信中傾訴對愛子深切的思念與關愛,信中寫「即使你看不見我,但我一直在注意你,我知道你在學校表現非常好。」並在文末說「吉諾,我愛你,你不用擔心,我會一直在你身旁傾聽、守護你。」透露出慈父厚實溫暖的愛,讓旁人聽了不禁鼻酸,另外達洛甚至還告誡他生氣的時候不准罵髒話。
信件內容真摯感人,讓許多人不禁潸然淚下。不過事實上,這封信是由母親蓋兒(Gayle)執筆,蓋兒說:「吉諾讀完信後,哭得非常傷心。我只是想讓他知道他麼父親有多愛他。」並希望小吉諾能永遠記住這個「天使爸爸」。

Nownews 今日新聞 –記者李念庭/綜合報導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郵差故事  f

 

一次遇見弗雷德,是在我買下新居不久。

遷入新居幾天後,有人敲門來訪,我打開房門一看,外面站著一位郵遞員。 

「上午好,桑布恩先生!」他說起話來有種興高采烈的勁頭:「我的名字是弗雷德,是這裡的郵遞員。我順道來看看,向您表示歡迎,介紹一下我自己,同時也希望能對您有所了解,比如您所從事的行業。」 

弗雷德中等身材,蓄著一撮小鬍子,相貌很普通。但儘管外貌沒有任何出奇之處,他的真誠和熱情卻溢於言表。 

這真讓人驚訝。 

我收了一輩子的郵件,還從來沒見過郵遞員做這樣的自我介紹,但這確實使我心中一暖。 

我對他說:「我是個職業演說家,這算不上真正的工作。」 

「如果你是位職業演說家,那肯定要經常出差旅行了?」弗雷德問我。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許哲的故事  f

許哲的故事

一位學佛的修女 -- 許哲的故事 (摘要)   

許哲修女,生於1898年,今年110,身材瘦小,行動敏捷;銀絲如雪、耳聰目明;心懷大愛,一生助人。 

      清光緒24年,1898年,中國處於內憂外患之際,外有列強環伺,以洋槍大炮強行佔領土地,租借港灣;內有打著「扶清滅洋」旗幟的義和拳之亂,整個中國處於戰火四起、煙硝瀰漫的不安的氛圍(: 當時義和拳興起,後改名「義和團」,1900年才有八國聯軍之役)。這一年,許哲誕生在在廣東汕頭的一個荒僻小鎮。 

許哲沒有快樂的童年,她每天要幫忙做許多家務,清晨到河邊去洗衣服,洗完衣服再到山上野地採藥草,采好藥草回到家裡,還要幫忙做手工,賺取微薄的工資以貼補家用。乖巧、懂事的許哲雖然每天忙著做家事,依然不得父親的歡心,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換來一頓責罵毒打。悲慘的童年印記,即使在一百年後,許哲仍感到不堪回首。 

後來,因為家中發生變故,母親帶著她和姐、弟、妹四人離開廣州到馬來西亞檳城投靠親戚。 

     許哲已經二十幾歲,卻還是一個文盲。當時,檳城附近有一個天主教姑娘堂(修女會)辦的小學,每次經過學校,聽到小學生琅琅的讀書聲,她就不禁駐足,凝視著教室內那一張張童稚的臉龐,正專心聽老師講課。有一天,她鼓足勇氣走進學校,告訴姑娘堂的修女們:「我想要讀書,可是我沒有錢,我可以幫你們打掃,洗衣服,請你們讓我讀書。」 

修女們很仁慈,答應許哲的要求,並且讓她住到教會後面的房子,每個月四塊錢的房租,則是以打掃、拖地、洗衣服,做家事來抵償。就這樣,許哲開始了她人生第一個階段的求學,當時她已經二十七歲。 

    年屆三十的許哲,又是小姑獨處,不禁引來一些多事者的關心,每天都有人上門說媒,她為了逃避那些令人不勝其擾的事,真的一個人悄悄離開檳城來到香港。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到困難時  f

在南投縣山區鄉下,有個小孩名叫阿潭,他三歲時罹患小兒麻痺,從此無法站起來走路;

他像一隻鱷魚一樣,用胸部貼在地上爬行,所以他的膝蓋、小腿、腳盤經常磨破、流血,也留下許多疤痕。

到了七歲,爸爸才教他用兩隻手,拖著鞋子走路。你可以想見,當阿潭用手拖著鞋子走路,別人一定都會用好奇的眼光看他,但阿潭總是不自卑,而以點頭、微笑面對。

七歲,原本是孩子上小學的年齡,可是媽媽擔心他會被其他小朋友嘲笑、欺負,所以沒讓他上小學唸書。

直到九歲時,熱心的校長才建議買一部三輪車,拜託全校同學幫忙推阿潭去上學。

可是,遇到下雨天怎麼辦?在傾盆大雨中,三輪車陷在山區泥沼中,進退不得啊!

同學都先走了,阿潭的眼淚和雨水一直流、一直流,大姐也在一旁抱怨。

然而,皇天總是不負苦心人,六年後,阿潭從西嶺國小以第一名成績畢業。

不過,問題又來了,山區沒國中啊!阿潭問爸爸:「以後我該怎麼辦?」爸爸也去請教很多人,有人說:「叫他去擦皮鞋啦!」甚至也有人直接說:「這孩子是個『廢人』,不用再唸書,也不必去學什麼手藝,乾脆拿個盤子給他,叫他去車站,趴在地上當乞丐,人家就會丟銅板給他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一碗白飯  f

真的『體貼』是為對方保留自尊。

二十年前某日黃昏,有一名看似大學生的男孩徘徊在台北街頭的  一家自助餐店前,等到吃飯的客人大致都離開了,他才面帶羞赧地走進店裡。  「請給我一碗白飯,謝謝!」男孩低著頭說。  
店內剛創業的年輕老闆夫妻,見他沒有選菜,一陣納悶,卻也沒有多問,立刻就盛了滿滿一碗的白飯遞給他。  男孩付錢的同時,不好意思的說了一句:「我可以在飯上淋點菜湯嗎?」  老闆娘笑著回答:「沒關係,你儘管用,不要錢!」 男孩吃飯吃到一半,想到淋菜湯不必錢,於是又多叫了一碗。  「一碗不夠是嗎?我這次再給你盛多一點!」老闆很熱絡地回應。  「不是的,我要拿回去裝在便當盒裡,明天帶到學校當午餐!」  
老闆聽了,在心裡猜想,男孩可能來自南部鄉下經濟環境不是很好的家庭,  為了不肯放棄讀書的機會,獨自一人北上求學,甚至可能半工半讀,  處境的困難可想而知,於是,悄在餐盒的底部先放入店裡招牌的肉燥一大匙,還加了一粒魯蛋,  最後才將白飯滿滿覆蓋上去,乍看之下,以為就只是白飯而已。  
老闆娘見狀,明白老闆想幫助那名男孩,但卻搞不懂,為什麼不將肉燥大大方方地加在飯上,卻要藏在飯底?老闆貼著老闆娘的耳說:「男孩若是一眼就見到白飯加料,  說不定會認為我們是在施捨他,這不等於直接傷害了他的自尊嗎?  
這樣,他下次一定不好意思再來。  如果轉到別家一直只是吃白飯,怎麼有體力讀書呢?」  
「你真是好人,幫了人還替對方保留面子!」 我不好,妳會願意嫁給我嗎?」  年輕的老闆夫妻,浸淫在助人的快樂裡。  
「謝謝,我吃飽了,再見!」男孩起身離開。  
當男孩拿到沈甸甸的餐盒時,不禁回頭望了老闆夫妻一眼。「要加油喔!明天見!」老闆向男孩揮手致意,話語中透露著,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美雙手  f

8歲男孩爬上二樓圍欄,眼看就要掉下來了,危急時刻,路過的浙江龍遊縣士元小學教師雷秋琴衝上前去,接住了孩子。

    “我也是孩子的母親,我知道一個母親失去孩子是多麼難受。”昨天,雷秋琴對記者說。

    事情發生在44日。當天是清明節,雷秋琴回龍遊詹家鎮上夫崗村娘家探親。

    下午3點左右,她與大姐雷秋連出門時,耳邊傳來聲嘶力竭的哭喊聲,姐妹倆抬頭一看,都驚呆了:3米外,鄰居家的8歲男孩諾諾全身懸空,懸在二樓圍欄下,兩手緊握著欄桿,隨時都有墜落的危險。

    “快救人!”姐妹倆趕緊跑到孩子下方。

    “諾諾,別怕!”見諾諾不停扭動著身體,雷秋琴一邊安慰他,一邊伸出雙手,隨時準備接住他。

    聽到有人來救自己,諾諾的扭動幅度小了下來。“快拿梯子救人!”雷秋琴趕緊讓大姐在現場盯著,自己跑向另一戶鄰居家呼救。聽到鄰居的回應聲,她又趕緊回到諾諾下方。

    這時,孩子已經支撐不住了,松開了雙手。雷秋琴身體往下一蹲,雙手向前,穩穩地接住了孩子,整個過程不過10秒鐘。孩子得救了。

    更為幸運的是,雷秋琴和孩子都沒有大礙。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9 生活再苦也不忘助人,也要笑活下去。  f

生活再苦也不忘助人,也要笑活下去。 

有一天早上我剛醒來,揉著惺忪的眼睛時,忽然看到後院有個陌生的大黑影靠在樹幹旁。

「咦?」我仔細再看,是個非常骯髒的男人,有氣無力地靠著樹幹。頭髮好像很久沒有洗,油膩發臭地黏在臉上,捲起半截的褲管下,腳丫沾滿黑黑的汙垢…

「阿嬤,危險,有可疑的傢伙!」我正要開口阻止外婆過來,但她已經發現那個人,氣定神閒地走到他旁邊。

「你是誰?」

那個人並沒死,微微睜開了眼睛,但什麼也沒回答。外婆又再問:「你是小偷嗎?」

啊?小偷?我又嚇一跳。這搞不好比他死了還可怕。雖然窮人家沒有東西可偷,但小偷被人發現了,很可能會攻擊人。外婆竟然大剌剌地問他是不是小偷。更妙的是,那個人還回答說「是」。天呀,他真的、真的是小偷!

但是,外婆接下來的話,更結結實實地讓我大吃一驚。「我現在有事要出去,方便的話,你傍晚再來吧。」

世界上哪裡有人邀請小偷到家裡來的啊? 而且,還約好時間。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佈施善良  f

一八七八年的冬天,一個衰弱不堪、嘴唇凍得發紫的乞丐,在莫斯科街頭攔住了匆匆經過的作家屠格涅夫。乞丐伸出一隻通紅的、腫脹的、骯髒的手,向作家乞討。
作家掏遍了所有的口袋,但甚麼也沒有找到。他窘極了,便緊緊地握住乞丐顫抖的手:「別見怪,兄弟,我身邊一無所有呢,兄弟。」
乞丐也緊緊地握了握作家的手指。「哪裏的話,兄弟,」乞丐口齒不清地慢慢說道,「盡管如此也該謝謝你。這也是佈施啊,老弟。」
屠格涅夫後來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這件事,並寫道:「我懂了,我也在那位兄弟那裏得到了佈施呢。」
作家所佈施的,不是漫不經心地隨手丟給他一枚硬幣,而是用力緊緊地握住乞丐那隻「通紅的、腫脹的,骯髒的手」。
乞丐所佈施的,是一份由衷的謝意與善意。
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有能力去幫助別人。即使你兩手空空,但只要你的心是慷慨的、真誠的,你就不是一無所有了。
在你的掌心中永遠有一種叫做善良的陽光……把手伸出去,只需簡單地一握,你收穫的也絕不比你撒播的少。
即使兩手空空,即使身無分文,你也能佈施予別人,至少你還有善良和愛。平等的眼光、純淨的心靈、對生命的尊重,這些都是金錢衡量不了的,卻是人人都能給予的。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與寬恕  f

2002年底,義大利的一些報紙上出現了一條特殊的尋人啟事: 1992年5月17日 ,在瓦耶市商業區第5大道的停車場,一個白人婦女被一個黑人小夥子強姦。不久後,女人生下一個黑皮膚的女孩。

她和她的丈夫毅然擔當起撫養女孩的責任。

然而不幸的是,如今這個女孩得了白血病,緊急需要做骨髓移植手術。她的生父是拯救她生命的唯一希望。希望當年的當事人看到啟事後,速與伊莉莎白醫院的安德列醫生聯繫。

這則尋人啟事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人們議論的焦點是:這個黑人會站出來嗎?

顯然他面臨著兩難選擇,如果站出來,他將面臨名譽掃地、家庭破裂的危險;如果保持沈默,他將再一次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

這個故事將是一種怎樣的結局呢?

白血病女孩牽出了一個恥辱的隱私在義大利瓦耶市的一個居民區35歲的瑪爾達是個備受人們議論的女人。

她和丈夫比特斯都是白皮膚,但她的兩個孩子中,卻有一個是黑色的皮膚。

這個奇怪的現象引起周圍鄰居好奇的猜疑,瑪爾達總是微笑著告訴他們,由於自己的祖母是黑人,祖父是白種人,所以女兒莫妮卡出現了返祖現象。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諒別人的女兒  f

在餐館裏,負責為我們上菜的女侍,非常年輕。我之所以注意她,是因為她上菜時笨手拙腳的,讓我老是擔心她可能會把湯汁,轉化成我的洗澡水。

我的第六感居然沒有辜負我。捧上蒸魚時,盤子傾斜,腥膻的魚汁魯魯莽莽地直淋而下,潑灑在我擱於椅子的皮包上!

我本能地跳了起來,陰霾的臉,變成欲雨的天。這皮包,是我在意大利買的,極好極軟的牛皮,不能洗滌,是我心頭的大愛。

可是,我還沒有發作,我親愛的女兒便以旋風般的速度站了起來,快步走到女侍身旁,露出了極端溫柔的笑臉,拍拍她的肩膀,說:「我們沒事,沒關係。」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困難時  f

1980年,大衛在美國阿靈頓商學院讀書。他的大學生活,主要靠父母按月寄來的那麼一點錢來維持。

不知怎麼的,家裡兩個月沒給大衛寄錢了。大衛的布兜裡只剩下一枚硬幣了。肚子咕咕直叫的大衛走到電話亭旁,把所有的錢也就是那小小的一枚硬幣投了進去。
「喂,你好,」電話接通了,千里之外的大衛母親說話了。
大衛帶著哭腔說:「媽媽,我沒錢了,現在餓得慌。」: 大衛母親說:「親愛的孩子,媽媽知道。」
知道了為什麼還不遞錢?大衛剛要把這個疑問怒沖沖地向媽媽說,忽然感到母親的話音裡有一股深沉悲涼的味道。大衛預感到不妙,他趕緊問:「媽媽,家裡出什麼事了嗎?」

大衛母親說:「是的,孩子,你爸爸得了重病,已經五個月了,不僅花光了所有的積
蓄,而且由於患病導致工作沒了,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斷了。因此,這兩個月沒給你匯
錢。媽媽本不想告訴你,可你大了,應該自謀生路了。」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