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哲的故事  f

許哲的故事

一位學佛的修女 -- 許哲的故事 (摘要)   

許哲修女,生於1898年,今年110,身材瘦小,行動敏捷;銀絲如雪、耳聰目明;心懷大愛,一生助人。 

      清光緒24年,1898年,中國處於內憂外患之際,外有列強環伺,以洋槍大炮強行佔領土地,租借港灣;內有打著「扶清滅洋」旗幟的義和拳之亂,整個中國處於戰火四起、煙硝瀰漫的不安的氛圍(: 當時義和拳興起,後改名「義和團」,1900年才有八國聯軍之役)。這一年,許哲誕生在在廣東汕頭的一個荒僻小鎮。 

許哲沒有快樂的童年,她每天要幫忙做許多家務,清晨到河邊去洗衣服,洗完衣服再到山上野地採藥草,采好藥草回到家裡,還要幫忙做手工,賺取微薄的工資以貼補家用。乖巧、懂事的許哲雖然每天忙著做家事,依然不得父親的歡心,常常為了一點小事,就換來一頓責罵毒打。悲慘的童年印記,即使在一百年後,許哲仍感到不堪回首。 

後來,因為家中發生變故,母親帶著她和姐、弟、妹四人離開廣州到馬來西亞檳城投靠親戚。 

     許哲已經二十幾歲,卻還是一個文盲。當時,檳城附近有一個天主教姑娘堂(修女會)辦的小學,每次經過學校,聽到小學生琅琅的讀書聲,她就不禁駐足,凝視著教室內那一張張童稚的臉龐,正專心聽老師講課。有一天,她鼓足勇氣走進學校,告訴姑娘堂的修女們:「我想要讀書,可是我沒有錢,我可以幫你們打掃,洗衣服,請你們讓我讀書。」 

修女們很仁慈,答應許哲的要求,並且讓她住到教會後面的房子,每個月四塊錢的房租,則是以打掃、拖地、洗衣服,做家事來抵償。就這樣,許哲開始了她人生第一個階段的求學,當時她已經二十七歲。 

    年屆三十的許哲,又是小姑獨處,不禁引來一些多事者的關心,每天都有人上門說媒,她為了逃避那些令人不勝其擾的事,真的一個人悄悄離開檳城來到香港。 

有一天,她看在香港報紙上一則「徵聘啟示」,有人要徵一位能夠手寫速記的秘書。許哲一看到這消息,立即前往應徵。因為能流利地書寫中、英文,許哲順利地獲得了這份工作。

避難到重慶

1939年,日本攻打香港(:1941年日本正式攻打香港),許哲的老闆將香港的辦公室移到重慶,許哲也因此來到重慶。

避難到重慶,許哲依然得心應手地工作。當時,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遷都重慶,因為老闆的關係,許哲還曾經替蔣介石和宋美齡發英文新聞稿給當時在重慶的英、美報館。 

有一天,她和朋友到一家高級餐館吃飯,吃完飯走出餐館,突然有一個人趨向前擋住她的去路。 

那人伸出又黑又瘦的手,向許哲乞討。望著那可憐的人,許哲告訴自己:「從今以後,我不再多花一分錢在自己的吃喝穿著,如果我再多花一分錢在自己身上,我就是掠奪窮人的錢。」 

捨棄高薪為助人 

     因為許哲能說英語,他們便希望許哲能到救傷隊幫忙。許哲瞭解到,這是一個反戰的救難組織,於是,毫不猶豫地辭去原有的高薪的工作,加入他們的行列。在救傷隊裡,許哲扮演起「母親」的角色,為那些離鄉背井的大孩子們充當翻譯,並且為他們打掃、煮飯、洗衣,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 

抗戰結束後,在重慶住了四年的救傷隊返回英國。

1945年,許哲的年齡已經四十七歲,許哲希望進入護校學習,許哲並不氣餒,她寫信給護校校長,表明自己學護理的心意,信中提到:「我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幫助更多的窮人。」這一句話感動了護校校長,破例准許她入學研習護理課程。 

前往巴拉圭

1953年,許哲自護校畢業。有一天,她收到一封寄自南美洲巴拉圭的信函,那是一個由20多個國家成員所組成的「兄弟協會」。這協會決定籌辦一個收容所,主要收容淪落他鄉的白人,後來也為當地貧病無依的人看病。這個組織裡的一位成員,曾在中國見過許哲,知道她發願要無條件為窮苦的病人奉獻,便寫信邀約她前往巴拉圭。她便毅然前往巴拉圭。 

「兄弟協會」很簡陋,裡面只有三位醫生,卻要照顧很多病人。許哲的到來成了收容所裡唯一的護士,因此,她的工作格外繁重。在收容所工作,是沒有薪資的發給,雖然忙、累,但她內心始終是愉快的,能將自己所學奉獻在窮人身上,為他們減輕病苦,她感到很安慰。

1961年,已離開母親三十多年的許哲,突然收到母親的來信。 

八十四歲的母親在信中說到:「世界各地,到處都有窮人,媽媽只有一個,我老了,你回來吧!」就這樣一句話,把遠在巴拉圭的許哲拉回到檳城。在檳城待了兩年,因為妹妹罹患心臟病,要到英國就醫,許哲便帶著母親到新加坡與姊姊同住。 

一心照顧窮人 

來到新加坡,許哲從姊姊口中得知有一個窮人醫院,從1910年創辦至當年,沒有一個護士。當時裡面380個病人,因為醫療人員不足,無法得到適當的照料,她便自己推薦到醫院來照顧病人。 

許哲這一生,除了為當秘書那段時間有領薪資之外,其餘工作都是無薪職。 

在醫院服務了兩年七個月又19天,許哲決定自己辦「老人院」,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不忍老人受飢餓。從下午四點到隔日中午十二點,整整二十個鐘頭,對那些身體病弱、行動不便的老人們來說,漫漫長夜裡,躺在床上沒有別的事,就是想著肚子餓。 

許哲看了非常不忍,她為老人們向院方爭取多一餐飯,得到的答覆卻是:「他們在這裡,已經比他們在自己家裡好多了。」經過多次溝通,得不到院方善意回應,許哲感到很失望。當時她得到姐姐財務上的支援,每天買麵包給三百八十位病人吃,親手派送,樓上樓下的跑。姐姐深受感動,決定支持許哲辦老人院。

創辦「養老病院」

「我的姐姐是新加坡的一所學校的教長,她有一點積蓄,當我把辦老人院的想法告訴她,她馬上將自己存款提領出來,買下一塊地,準備建造老人院。」

1968年,許哲的「養老病院」成立,完全免費地收容了250位的貧病老人。後來,姐姐去世,她把所有遺產都給了許哲,許哲拿這些錢,幫助窮人購買房子。 

許哲對老人的照顧無微不至,待自己,卻過著如修行人般的「安貧」生活。她的飲食極為簡單,一天只吃一餐,通常是一份生果蔬菜或是一杯鮮奶。她說:「我從小就吃素,因為我對魚、肉過敏。」她也不曾花錢在自己的衣著上,她都是穿別人不要的衣服,有時從垃圾堆裡撿來,洗乾淨再穿。許哲認為,「穿衣服是為了保暖和蔽體,無所謂好看不好看。」 

許哲照顧窮病老人的善行,漸漸被社會大眾所肯定。

一些好心的人載了一大堆的米和蔬菜來,有時多到吃不完。許哲就問他們,可否把那些米和菜,分送給其他的窮苦人家。在徵求贊助者的同意,許哲把多餘的米糧分贈給其他貧窮家庭,最高紀錄曾同時照顧26戶人家。 

許哲不僅在新加坡蓋養老病院,她還到馬來西亞、泰國、緬甸去協助當地的慈善機構設立養老院。她的時間、精神完全給了世間苦難的人,忘了自身,忘了今夕是何年。               

六十九歲學瑜珈

 

原本身體就相當硬朗的她,學了瑜珈之後,精神體力更好(: 學氣功或太極拳也有類似功效)。當然,她將身心奉獻給貧病老人的無畏佈施,自然能得到健康長壽的果報。  

106歲的許哲,從外貌上看來像是六、七十歲,她一頭銀白短髮,皮膚光滑、耳聰目明、手腳俐落,每天靜坐、閱讀、運動、佈施、做瑜珈,她的精神、體力不輸一般年輕人,尤其她柔軟的肢體示範著瑜珈動作時,令人屏氣稱歎。

 101歲親近佛法

    1999年,有一天,淨空法師來看許哲,她問他我有沒有資格做佛教徒?淨空法師很高興,為我做皈依證明。什麼是皈依?她不懂,他跟我講許多佛法的道理,她還是不懂,他說,不懂沒關係,天天恭恭敬敬念『阿彌陀佛』就好了。」

    彷彿是累世的因緣,許哲一接觸佛教,就歡喜信受。淨空法師叫她念佛,她便開始老實念佛,不論走到哪裡,佛號永遠相隨。  

雖然她沒有求受「五戒」,淨空法師卻授給她五戒證書,因為,淨空法師認為,縱使沒有受戒儀式,她的五戒十善已經修到了一百分。  

她透露她的長壽之道是,今天起來今天做工,不停地做工,做人間的義工。同時,她不發惡言、不生煩惱心、不猛火煮食、不吃肉、不沾咖啡、茶、酒。所以,身心能常保平靜、喜悅。  

一百年來,這個默默為貧病困苦奉獻心力的善女人,無私無我地付出,那愛的能量彷彿來自天地之間,以源源不絕的慈悲心念去愛每一個需要愛的人。

 

 

 

 

 

 

文章標籤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