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6_528254607251359_1230430105_n  f

1963年的額倫草原是那樣美麗,碧綠的草場像修剪過的草毯子,遠處,一層一層的山浪漾向雲天交接的地方,綠草青山藍藍的天空,羊群和馬群像大朵牡丹花一樣盛開在草原上。
       
三個著蒙古裝的獵人騎著快馬急馳過一座山包,他們在追趕兩隻潰敗的狼。三天裡野狼和他們一直像捉迷藏一樣,時隱時現,作為經驗豐富的草原獵人,還是從狼的糞便足跡裡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於是他們一直緊追不捨。
       
這天他們終於趕上了狼,在那道高高的山樑上,兩隻狼跌跌撞撞跑上了山脊,三個獵人興奮異常,從下面慢慢靠近山脊,近了距離他們才看清,兩條狼一公一母,公狼毛色銀灰,體格健壯,母狼同樣有一身銀灰的毛,她身材矮些,有些消瘦,她的一隻前腿蜷縮著,是一隻受傷的狼,瘸了前腿的母狼是跑不快的,所以他們能夠攆得上這對狼夫妻。

獵人從三面慢慢地向狼包抄過來,公狼領著蹣跚的母狼向更高處爬行,母狼動作很緩慢,公狼不得不停下來等等她,焦急的眼光望望逐漸接近的獵人,而獵人已經舉起了獵槍,突然公狼撇下了母狼跑開了,山脊上公狼跑的很快,他要把獵人引開,三天來,他完全可以拋下受傷的母狼自己逃命的,他沒有,在這最關鍵的時刻他還要儘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護自己的妻子,獵人一遲疑,母狼鑽進一個最近的山洞,公狼衝到斷崖頂部,轉過身來背對懸崖,寒光閃閃的狼眼凶光畢露,他直著身子,高昂著頭,兩眼逼視著逼近的獵人,一副視死如歸大義凜然的樣子。銀灰的狼毛在微風中微微顫動。

獵人停了下來,他們互相看了一眼,舉起獵槍瞄準目標,扣動了扳機,槍響的同時,狼冷不丁來了個180度轉身,像狼牙山五壯士一樣跳下懸崖,一切的發生的太快,快到深深的懸崖下沒有傳來任何聲響。獵人們遺憾地去找那隻母狼,母狼鑽進了一個風化了的洞穴裡,獵人找來幹的和濕的柴草堆在洞口,點火熏煙,他們把股股的白煙往洞裡扇,不一會,洞里傳出母狼咳聲,煙越熏越大,母狼的咳嗽聲越來越劇烈,彷彿患氣管炎的病人,咳的五臟六腑都要出來了,獵人緊緊握住槍,緊張地盯著洞口。

突然嘩啦一聲響動,風化的洞穴突然塌方了,石縫中冒出白煙股股。劇烈的咳嗽聲驟然停止。

母狼自己扒塌了洞穴,她把自己埋葬了!

這天晚上,清冷的月亮升上了山脊,山風吹動著那隻懸崖下的公狼,公狼醒了過來,他艱難地挪動了一下身子,他受傷了,悲壯的跳崖傷了他的頭和腿,渾身血淋淋的,他那浸透了鮮血的毛貼著身體弄的他很不舒服,他試著往前爬了一步,一陣劇烈的疼痛疼的他難以忍受,他望著山脊,咬著牙開始了艱難的爬行。

幾天后有人在山脊上發現了一隻公狼,狼已經死去了,伸直了四肢微閉著雙眼,像睡著一樣,也許他在做夢,夢中和自己的妻子奔馳在遼闊的草原上……妻子是那樣靈巧,他是那樣威猛,他們是一對自由的草原狼。

死去的公狼身體很輕很輕,他爬到山脊,這段路程耗盡了他身體裡的鮮血。人們可以順著一路的血跡清晰找到公狼的爬行路線。

公狼死了,他的身體正下方的沙土中長眠的是自殺的母狼。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準確地找到土層下的母狼葬身地的,沒有人知道狼是以怎樣的毅力爬上山脊的。
網絡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常覺善緣 的頭像
常覺善緣

常覺善緣的部落格

常覺善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